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有罪无罪 >正文

高二关于五四征文:追忆

时间2019-07-11 来源:进化法则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一种委屈得不到安慰,一种情怀得不到释放,一段岁月坎坷无助,一种真情被风吹过。下面是小编整理的追忆,希望可以帮助大家!
 

  【追忆_范例1】

  推开灰色的窗户,我不能不哭泣。

  把我带走,要不把我埋葬。

  请为我打开这扇门吧,我含泪敲着的门。

  时光流逝了,而我依然在这里

  ————陈染

  “往往,一种委屈得不到安慰,一种情怀得不到释放,一段岁月坎坷无助,一种真情被风吹过。”我孤寂疼痛的心片片零落,却无处歇息。

  黄昏又将至——我,依然如故,独自斜坐于河岸边的长凳上,夕阳的余辉星星点点地如水一般倾泻于波光粼粼的河面上,不时泛起一重重令人心醉的涟漪,岸边的一丛丛芦苇花,在微风轻拂吹揉下,尽情地摆动着它们迷人的身姿,挥洒漫天的缤纷,那些轻盈的,承载着美好的小芦花随风荡漾,飘逸地滑向远方;当然也有少许片片落在我的头发间,点缀着那早已斑白的,稀疏的荒原……

  夕阳西下之时,漫游于青砖路上,蓦然看见两位老人静静地坐在巷口的石板凳上,便不由地驻足观望:老太太好象有点犯困,她张开缺牙的嘴,对着老先生打了个哈欠,然后拿出手绢擦擦眼睛。老先生呢?也对着老伴张开了嘴,舒心地打了一个哈欠,还吧唧了几下嘴,好象在回味好吃的东西一样。就这样,你一个,我回你一个,打得两人皱纹层叠,老泪横流。在古城的这一隅,在黄昏的宁静中,两位老人,相互沉默以待,他们显然不属于这个日日加剧着喧哗和骚动的时代,他们也无法领略河北好的癫痫病医院是哪个这个无论是精神还是外部感官都充溢着快感的时代。或许对于他们,只需要这样一条没有纷沓脚步的古老的青砖路,只需要一颗温柔无声却不炫耀的夕阳吧。如果彼此在有生之年,就这样相互依偎着,相互不修边幅地打着哈欠,然后带着甜蜜而又满足的笑容死去,那将是多么幸福的事!

  不知不觉,朦胧的月光如轻纱一般飘在这座泛着陈旧气息的古城上空。抬头观望,那几千年阴晴圆缺,见证了无数悲欢离合的,如同一把镰刀的月亮,此时此刻,在一朵朵云的缠绵下,在一棵棵树的陪伴下,若隐若现。不远处,微弱的灯光依旧,小巷里,路面上,平躺着一潭潭静寂的水,泛着流逝的年华。它似乎倒映着这整个世界的物象,但又朦胧恍惚;它似乎默默地倾诉着昔日的点点滴滴,但又令人心碎过往。昔日的伊人,就在这两重境地中,就在我无限的遐想中,于梦境处来回穿梭,使我魂牵梦萦。

  缓缓前行,步履木讷。不知不觉,已来到了房屋门前,“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不见去年人,泪满春衫袖。”推开门,房间空如潮水,思念之情涌上心头,那一刻,泪涌如泉……

  17岁,一个烟雨濛濛的午后,在车站等了1个多小时的你,见到我后,激动万分,一把拉过我的手跑进了电影院,开始了我们第一次甜蜜而又仓促的约会。

  20岁,为了各自的学业,我们分隔两地。一月一次的相见,依旧解脱不了无尽相思的煎熬。无数次,在离别的车站,在那转瞬即逝,令人无比惜爱的脸庞前,彼此禁不住撒下一片晶莹的泪花。

  25岁,在只有几平方米的爱屋里,第一次为他端上自己烧的菜,却发现多放了两遍盐,他急冲冲地喝下一杯水,摸着我的头,带着一脸的温柔,笑呵呵地说:“傻丫头,想要谋杀亲夫啊!”

襄阳治疗癫痫的医院那个好

  37岁,周围的朋友陆续换了大房,有了“奥迪”,“别科”,想想自家,便怒气冲冲地对他责骂,发泄多年积压的不快,一起摔碎了3只碗,1个最喜爱的水晶花瓶。当我负气要他离开时,他夺门而去,过了5、6秒,开门进来,楚楚地望着我,低声说:“你舍不得我,别闹了好吗?”顿时,眼泪夺眶而出,两人紧紧相拥在了一起。

  44岁,在一个浪漫的圣诞节夜晚,两人买了肯德鸡全家桶,乐意融融地坐在街角不引人注意的长椅上。天上陆陆续续飘下的雪花,片片晶莹剔透,落在你的发梢、你的肩头,你十足的男人味在这片片雪花的映衬下,更显迷人,暗暗地,让我浮想联翩,激动了好久。

  58岁,一个惬意的午后,我们坐在阳台上,细数缕缕阳光。一转头,发现不带老花镜,已经数不清对方的白发了。

  65岁,一个下雪的夜晚,彼此相拥在被窝里,蓦然想起那年秋天离别时在桥上的热吻,澎湃不已,好想再体验那激情燃烧的岁月,结果,松动的假牙让我们永远失去了那份兴致。

  80岁,你静静地躺在病床上,窗外的夕阳依稀照出了你年轻时的容颜。好想对你说,我永远爱你。但想起医生的反复叮嘱,你的心脏已经经不起任何刺激,于是只好缓缓地伸出干枯的手,从你布满皱纹的脸上,轻轻拭去泪痕。

  ……

  黎明的曙光透过已沉积了多年尘埃的窗户玻璃,丝丝缕缕地伸进来,安安稳稳地落在深咖啡色的地板上,隐约地反射出一团朦胧的微光。原来光线可以如此柔媚,如此绚烂,它旋转着,滚动着,摸索着,直滑入我的身体,渐渐地,我的血液,还有我那无比渴望关爱,执著于幸福的内心。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忘情地欣赏着眼前神奇而又美妙的景象……郑州哪些医院看癫痫病好>

  “曾经沧海难为水,却除巫山不是云”。沧海已逝,就让我在记忆之海里继续沉湎,在往事里打捞珠贝,打捞沉浸的星光,月光,直到那昔日的沧海也将自己渐渐淹没。在有生之年,我将穿上你为我洗了多遍的早已发白的长衫,坐在柔软的沙发上,艺术地,海阔天空地,随心所欲地去追忆生活……

  【追忆似水年华_范例2】

  或许,那段纯洁,充满童真的小学生活与友谊已不复存在;或许,已记不起原来小学班上所有的同学;或许,到了初中,就意味着新的生活和友谊;可是,那几件刻骨铭心的事和几个生死相交的朋友,永不相忘!

  —题记

  这天,我想去解放碑买几本书,便央求妈妈陪我去,妈妈笑了笑,说:“你已经读初一了,已经长大了,不能总依靠父母,自己去吧!”虽然自己去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我经常自己去买东西,可今天没了妈妈的陪伴,总觉得心情不太好,或许是天空灰蒙蒙的缘故吧!我一路玩味儿着妈妈的话:你已经长大了”这句话似曾相识,却总也记不起来。当我来到重庆书城,我却猛然想起:当时,我还在读五年纪,已经要期末了,我想买几本辅导书,妈妈也同样说我长大了,自己去我心里还是害怕,便叫上了几个同学:大师兄学浩,小师妹逸雯,徒弟亮亮,小师侄晓东一起陪我买书,我们一路欢声笑语,来到重庆书城,我们迫不及待扎进了书海,约定一小时后大门口见面,不一会儿,一小时就过去了,当我们到门口集合时,发现亮亮不在了又等了他半个小时,还是没见到人,我们又“杀”回书海,寻寻觅觅了半个小时,仍不见其踪影,我们气喘吁吁地坐在地上,晓东说: “亮亮会不会被绑架了?”逸雯马上反驳道:不可能,以亮亮的体重,能抱得动他的黄石癫痫病医院哪里较正规人都少,还要在这么多人的地方绑架他,并不让人发觉,这样的人还没出生呢”逸雯说亮亮的体重,也就是说亮亮很胖,我马上灵机一动,说: “亮亮最喜欢什么?”学浩马上说: “吃”我们异口同声的说:六楼的新华餐厅!”我们马上跑了过去,亮亮果然在那,他看见我们,笑嘻嘻地说: “你们怎么来了?时间还早,作下来一起吃,嘿嘿……”我们全体晕倒……

  不知谁碰了我一下,把我从记忆中拉回了现实,我急急忙忙买了书,往回走,突然在车站旁的花台上,发现了一只蜜蜂,又把我引入了回忆:我跟晓东也是很好的朋友,他有着大大的脑袋,精致得不食人间烟火的五官。他身上有着百花的香的香味,仿佛花的精魂在他身上翩翩起舞,也是这百花的香给我惹了“大祸”。一天,我和他在操场散步,突然一只小虫飞到了我的额头上,我用力一拍,随后一阵钻心的疼,马上鼓起了一个大包,我意识是一只蜜蜂,晓东急忙把我送进了医务室,校医给我鼓捣了一阵,说: “好了,这个包三,五,七,九天就能好”晕,三,五,七,九天,这么久,我对校医说: “有没有更快的?”校医说: “有啊,马上割掉”我听了,说: “算了,慢点就慢点吧!”我出了医务室,对晓东说: “都怪你太香了,招蜜蜂来蛰我”他坏坏的笑了笑,说道: “谁叫你这么倒霉”我们一起笑了起来……

  汽车到站了,我急忙上了车…。。

  往事如烟,现在,已经没有人再和我在书城找人,再也不会闻到百花的香和看见坏坏的笑了…。。我现在孤身一人,只有苦笑了。

  暮色四合……
更多相关文章推荐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